传奇般的华西村:号称村民最低存款600万元,如今为何负债累累无法复制推广?

华西村,相信很多人对华西村的传奇故事都有所耳闻,是我国最富裕的村子之一。自2001年开始,华西村联合周边20个村子共同发展,组建而成了一个面积35平方公里、人口超3.5万人的大华西村,并荣获多个荣誉称号,甚至一度被誉为“天下第一村”,现在为何没有当做美丽乡村建设典型来推广?不过,如今的华西村似乎“风采”不再,很少有人提及。据相关报道显示在2017年华西村就已经负债近400亿。 Continue reading 传奇般的华西村:号称村民最低存款600万元,如今为何负债累累无法复制推广?

2019年国家对农村的村官干部们提出了哪些更高的要求?

每个农村地区都有当地的村领导干部,可以说村干部就是一个村的领头人,村子发展的好坏,也与村干部有着莫大的联系。而我国向来在农村实行的是村民自治的制度,村干部多数是有选举产生的,虽然村干部不属于在编干部,也不属于国家公务员,但其岗位的职责就是带领村民发家致富,过上幸福生活。而随着国家新农村建设的不断发展,国家对于村干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Continue reading 2019年国家对农村的村官干部们提出了哪些更高的要求?

30年前创办的农家乐:现年入过1000万元 拟三年内上市!

徐纪元没想到,自此全国各地来参观学习的人开始络绎不绝。农科村的经验在全国的相关会议上被推广,北京、陕西、云南等地数百个考察团前来学习。据当地旅游部门介绍,农家乐在全国迅速发展,并衍生出渔家乐、牧家乐、藏家乐等多种乡村旅游形式,仅四川省就有5000多个村发展乡村旅游助农脱贫增收、经营户达10万多家。针对游客的新需求,不断创新升级、错位竞争,让农科村重新焕发活力 Continue reading 30年前创办的农家乐:现年入过1000万元 拟三年内上市!

“草帽书记”带头发展高端乡村民宿的致富之路

当时,村民刚刚从肉牛养殖上尝到甜头,害怕已经赚到手的钱投资民俗旅游,变成了“打水漂”。面对村民的犹豫,彭兴利再次按照老办法,先行先试,做给村民看。很快,村民看到“草帽书记”家一年接待收入有几万元,也就纷纷加入进来。随之,村里发生了不小的改变。看到村民从事旅游服务的积极性被带动起来了,彭兴利并没只顾着自家赚钱,而是一心把游客往别人家领。 Continue reading “草帽书记”带头发展高端乡村民宿的致富之路

美丽乡村风貌:老鸭村让你来了不想走!

“我们想先打造两条线路,一条生态旅游,云峰峡谷景区—彩虹瀑布景区—牛草山风力发电基地—大明山景区—老鸭村;一条红色旅游,包家河暴动旧址—鹞落坪国家级森林保护区—大明山风景区—老鸭村。游客可以来看牡丹、采茶叶,品尝高山蔬菜,老鸭河、嫩园河沿岸可以打造休闲步道、登山步道。以后人们想要避暑消夏、休闲观光,都可以来老鸭村!”说起未来的规划,熊寿青雄心勃勃。 Continue reading 美丽乡村风貌:老鸭村让你来了不想走!

80后优秀村干部:4年挪用300万,为何迟迟没被发现?

年轻有为的村书记,为何会受到处分?这事,还得从去年末秦沙村另外一名村干部张勤峰被查处说起。张勤峰,1984年出生,原新仓镇秦沙村村民委员会委员和村股份经济合作社董事。在村委会工作的七年时间里,他曾连续三年因工作勤恳被评为优秀村干部。接下来,张勤峰便一发不可收拾,打水费、土地流转款、房屋租赁款、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款……他先后12次挪用公款和村集体资金共计300余万元 Continue reading 80后优秀村干部:4年挪用300万,为何迟迟没被发现?

农村开启新一轮审查,4类村干部或将被撤职,你期待吗?

作为基层与农民关系非常紧密的特殊群体,村干部在农村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担负着重要使命。按照我国农村目前的现行政策,村干部是游离于体制之外、与公务员有着明显区别的边缘化干部。一般来说,村干部往往由集体内部选举产生,代表着广大村民的共同利益,甚至,对集体经济的发展、村民的幸福生活起着决定性作用。是不是就意味着所有的农民选举产生的干部都是一心一意为农民服务的呢? Continue reading 农村开启新一轮审查,4类村干部或将被撤职,你期待吗?

山东肥城市盘活“人地钱” 乡村产业+效益“火”起来!

目前,肥城市延伸发展“农业+旅游”产业的村达到61个,年收益1205万元。东关居、张花、田花等7个村联合党委,通过整合土地资源,共发展村集体经济项目23个,其中扶贫项目7个;基本形成了“林果、茶叶、莲藕、中草药和生态养殖”5个特色产业,打造了乡村主题旅游,推动农业与二三产业交叉融合。河口、张花等村集体收入均实现28%的年增长速度,128名贫困户全部脱贫,110名劳动力在基地打工,年收入增长7000元以上。 Continue reading 山东肥城市盘活“人地钱” 乡村产业+效益“火”起来!

荒废10年的扶贫惠农农田灌溉工程 上亿投资建好后从未使用过!

河北省滦州市荒废的扶贫惠农工程 种地依旧靠天吃饭

有关于中央专项扶贫资金项目到了滦州市,荒废多年以及上亿工程的质量相关情况,记者通过滦州市政府办秘书科李姓工作人员提出采访市长孙自生,截止发稿未接到回复。本报接到河北省唐山滦州市东安各庄镇村民反映,该镇自2007年至2017年建设的农田灌溉工程从未使用过,验收通过后临时电就撤掉,至今未能接上电,中央专项扶贫项目沦落至此,令人心痛。 Continue reading 荒废10年的扶贫惠农农田灌溉工程 上亿投资建好后从未使用过!

见过“鹮鹮”这种濒危小鸟吗?急需要干净的水田作为觅食地!

朱鹮这种小鸟,曾经广泛分布于我国北方地区,但现在已知的栖息地,仅限陕西汉中市洋县了。由于都生活在汉中盆地,它和大熊猫、金丝猴、羚牛并称为“汉中四宝”,朱鹮还是汉中市的“市鸟”。不过,因为生存环境恶化、水田面积减少,朱鹮的数量也急剧减少而濒危。不过,好消息是,洋县有了“鹮田一分”的行动,在每亩稻田中留出一分,作为朱鹮(huán)的觅食区域,而且由于有了补助,也让“鹮鹮”和村民都有“饭”吃。 Continue reading 见过“鹮鹮”这种濒危小鸟吗?急需要干净的水田作为觅食地!

村支书涉嫌协助农家乐卖淫,村民称其“当地首富”,涉足多个产业

近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第十七届人大代表刘吉平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石家庄市公安局已向井陉县人大常委会提请对刘吉平采取强制措施。卖淫行为发生在刘吉平次子刘力强经营的井陉县呈龙农家乐酒店中。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刘吉平担任井陉县微水村村支书多年,其家族涉足矿业、建筑、房地产、酒店等多个产业,多名微水村村民表示,村支书家可以称得上是“当地首富”。 Continue reading 村支书涉嫌协助农家乐卖淫,村民称其“当地首富”,涉足多个产业

云南的自然生态秀美,政治生态却不像样!

2019年1月,《激浊扬清在云南》有这样的解说词:“云南的政治生态却不像自然生态一般秀美。”2013-2018年,云南省纪委立案省管干部280人,其中,2013年15人,2014年41人,2015年56人,2016年31人,2017年63人,2018年74人,查办厅级干部和处级干部人数位居全国前列。 Continue reading 云南的自然生态秀美,政治生态却不像样!

从被迫外出到主动返乡: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已经开始返乡就业创业了

返乡实在不是一个新话题,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选择本地就业的农民工人数不断增加。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在农民工总量中,在乡内就地就近就业的本地农民工11570万人,比上年增加103万人,增长0.9%;到乡外就业的外出农民工17266万人,比上年增加81万人,增长0.5%。从往城里走,到返乡发展,难道是因为在城里打工赚钱少了?似乎并非如此。现在在家乡工作,能照顾老人和孩子,心里也踏实。 Continue reading 从被迫外出到主动返乡: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已经开始返乡就业创业了

一家小猪佩奇亲子农庄:规模和投资虽然不大,但主题定位不错!

这是一个正在建设之中的亲子农庄,主题定位于热门的小猪佩奇动画片,规模和投资都不大,项目总投资300万元,占地面积20余亩。改亲子农庄位于(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合峪镇砚台村的小猪佩奇亲子农庄正在进行试营业前的最后准备工作,将于6月1日开始对外试营业。内容包含:主题客房12间,度假木屋10座,绿色餐厅1座,亲子书屋1座,另外还有亲水沙滩、大型沙池、丛林小火车、丛林足球场等儿童益智娱乐设施。 Continue reading 一家小猪佩奇亲子农庄:规模和投资虽然不大,但主题定位不错!